• 满洲里市最近新闻
  • 陈赓堪称超级特工,但在这个国军将领面前,却意外翻了

    发布日期:2020-08-07 04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提起陈赓,大家都知道他是开国大将,曾经跟彭老总、林总、刘伯承、粟裕并称“五虎将”,是我军非常优秀的军事家。

    其实,陈赓早年还曾在苏联学习过政治保卫工作,对于化装、密写、发报、爆破、擒拿格斗等特工技术,样样精通,堪称“国产007”。

    回国后,陈赓在上海跟周公一起组建了“特科”,经常化装成各种身份,在国军的眼皮子底下神出鬼没,为我党的地下工作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

    不过,正所谓“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”,陈赓有一次就意外翻了船,还是连续翻了两次,让他非常惭愧,直到晚年还拿出来调侃。

    下面,咱就来看看当年这次让陈赓“翻船”的事件。

    1932年,陈赓被派往天津,负责组建一个类似上海“特科”的机构。陈赓经过一番打扮,装扮成了一个小商贩,扛着个大包袱,去了火车站。

    到火车站后,陈赓警惕地环视车站的情况,发现火车的尾部正在加挂一辆“花车”,就开始警觉起来。

    什么叫“花车”呢?原来,在旧时代,一些达官贵人们为了享受,就会在火车后面加挂一节“私人专用车厢”,车厢里不仅设施奢华,而且有仆人、歌女相随,可以一路上纵情享乐。

    因此,陈赓一见到花车,就知道这趟车上肯定有国军大员,很可能就是自己的“老相识”,所以,陈赓就把帽子拉得低低的,低着头上了火车。

    谁知,火车刚刚开动,就有一个国军军官来到陈赓旁边,拍拍假装睡觉的陈赓,说:“陈先生,我们师长请你过去喝茶叙旧。”

    陈赓假装不解,说:“长官,你说什么?是不是认错人了?我不姓陈,只是个小生意人,可不认识什么师长!”

    那个军官看了看他,无奈地走了,可是没一会儿,这个人又回来了,说没认错,请的就是你。

   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,一个大官模样的人进来了,拍了拍陈赓的肩膀,哈哈大笑,说:“庶康老弟,别来无恙啊!出差还是避难啊?”

    陈赓回头一看,大吃一惊,原来此人正是自己的黄埔教官??钱大钧!

    原来,当年陈赓在黄埔军校上学时,钱大钧就是他的兵器教官,两人的关系非常好,所以尽管陈赓化装得天衣无缝,但还是被钱大钧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    这下,陈赓也无话可说了,只好无奈地笑了笑,跟着钱大钧走。

    进了钱大钧的“花车”,钱大钧突然大声说:“看看我抓的这个人是谁!”在场的还有不少国军军官,一看是陈赓,都愣住了。

    要知道,陈赓可是一位传奇人物,早在黄埔军校时就是“黄埔三杰”之一,后来还救过老蒋的命,所以老蒋对他是又爱又恨,曾告诫过手下,说如果抓住了陈赓,千万不要伤害他,我还要争取把他拉拢过来。

    所以,这些国军军官看到是陈赓,不敢怠慢,赶紧请他坐下,跟他叙旧。

    大家聊了一会儿黄埔旧事,钱大钧问:“庶康,你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
    陈赓假装羞愧难当的样子,说:“唉,上面不信任我,干着没劲,我想去北边做点买卖。”

    这时,火车进了徐州站,陈赓连忙告辞,说:“我要在这里换车了,咱们后会有期!”说完,赶紧下了车。

    下车后,陈赓在人群里转了几圈,估计躲过了钱大钧的视线,又偷偷上了火车。

    这一次,陈赓特地找了个最僻静的角落,免得再被钱大钧发现。可谁知,陈赓的屁股还没有坐热,刚才那个军官又过来了,笑嘻嘻地请他继续过去“喝茶”。

    原来,从陈赓一下车,钱大钧就派人跟着他,只是陈赓不认识那人,没有注意罢了。陈赓苦笑,只好跟着那个军官又去了“花车”。

    钱大钧用责怪的语气说:“咱俩什么情分?你还这么骗我!看你这么鬼鬼祟祟的,肯定是有什么重大任务!”

    陈赓无话可说,只是干笑着。

    这时,钱大钧又笑道:“不过,你还是把心放回肚子里吧,我钱某人还是知恩图报的,你当年救过我,我怎么会为难你呢?”

    原来,钱大钧当年是老蒋的警卫官,老蒋有难时,他却不在身边,多亏陈赓相救,老蒋才脱险,事后,老蒋要枪毙钱大钧,还是陈赓苦苦相劝,才让钱大钧保住了小命,所以,对这份救命之恩,钱大钧还是很在意的。

    钱大钧对陈赓非常了解,知道劝不动他,就不再勉强,到了天津时,陈赓要下车,钱大钧没有阻拦,还让人拿出三百块大洋,送给陈赓当路费。

    后来,到了解放战争时期,陈赓还意味深长地说:“如果钱大钧成了我军的俘虏,我就算救不了他,也要还他那三百块大洋啊!”

    Power by DedeCms